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绿巨人在武侠之起风(8)

2021/6/11 15:01:48 作者:1254250387 来源:飞卢小说网
绿巨人在武侠
绿巨人在武侠
作者:1254250387来源:飞卢小说网
感觉写绿巨人的好少啊!便萌生了自己写一本的想法大体意思就是绿巨人在武侠世界里改写一些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想改写的故事(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火红的岩浆依旧在流淌着,没了之前的汹涌,缓慢的向山下移动。举目望去,四处焦黑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的味道。谁也不曾想到,刚才还鸟语花香的景区,如今却是满目苍夷。

护卫队维持秩序的同时,给幸存下来的每个人发放一个防毒口罩。另一边则分派人手,有条不絮的进行搜索营救工作。看到护卫队,人们心里不在那么恐慌,心里踏实了许多。

赵山河晕倒后,张小蟹吓坏了,赶忙把脑袋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当她看到赵山河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尤其是后背,血肉模糊的,张小蟹顿时泪如泉涌,看着少年发干的嘴巴轻轻亲了上去,“赵山河,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医生,医生,快救救赵山河,他受伤很严重。”张小蟹神色焦急,大声呼喊道。

医生听到张小蟹的呼喊后,走了过来,先把小男孩轻轻的从赵山河身上抱下来,放在担架上。小男孩没事,只是擦破了一些皮,清洗一下敷些药好了,问题不大。

处理好小男孩后,等轮到张小蟹的时候,医生却有些发愁,这个少年的手实在是抱的太紧了,手臂都快变形了还牢牢的缠在一块,想了各种办法都没有什么效果。

就在医生一筹莫展,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张小蟹对着少年轻轻说道:”山河,山河,我是张小蟹,我们现在已经安全了,不用担心,现在你身上的伤口很重,快把手松开,医生好方便给你疗伤。”说完不久,少年的手臂居然松弛了下来。

很快赵山河也被抬上了担架,医生把少年身上的衣物褪去,裸露着上半身。

少年身体比较匀称,肌肉不太明显,身体浮现出很多经脉,密密麻麻的,看的张小蟹脸色羞红,赶忙转过身去。

医生仔细的用双氧水给他清洗背部的伤口,他们也觉得不可思议,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个少年还能坚持到这里,真是了不起。双氧水清洗的过程中有些疼痛,少年身体微微抖动着。

“我也来帮忙。”,张小蟹忍着羞意,也不管医生同不同意,拿起镊子用棉签夹着双氧水,轻轻的帮赵山河擦拭其他伤口。

小男孩在上救护车的时候让医生停了停,抬起头仔细看了看赵山河,记下了少年的模样后,躺了下去,之后很快就被医生抬上了救护车。

救援工作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现场人员撤离的撤离,受伤的也及时得到救助。可即便如此,这次灾难依旧无情的带走了很多什么生命,目前具体伤亡人员还没有统计出来,但也绝对不低。灾难带来的伤痛是巨大的,一时难以平息。

夜色慢慢降临,这才半天的功夫,燕山景区就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和喧嚣,冷冷清清的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夜里温度低,火红色的液体早已成为冰冷的火山土。

灾难后,燕山景区被关闭和封锁了,连带着周边的景区也暂时都不开放。空气浑浊不清,散发着硫磺的味道,能见度也很低。

这天夜里,几束车灯从远方远远的透射在燕山脚下。停车后,从车上下来几个人,有老有少,从他们服装上的标签可以体现出这些人的身份----中土国家地质队。

“王教授,这事透着古怪,也不符合逻辑,燕山周围的地质构造和主要岩石成分我们早就研究过,根本就不存在有地震,岩浆喷涌等自然灾害,但是确实就发生了,这就让人费解了。“队里的成员小刘说道。

“小刘,话是这么说,但是一切的定论还要等我们仔细勘探和测量之后才能得出结果,一切要以事实说话,你现在带着几个小伙子在燕山周围获取样本,记住,一定要注意安全,防止意外发生。”王教授提醒道。

说完后,小刘和几个年轻人带着仪器上了山,通过仪器再次勘探了燕山的地质构造,做完后又取了些火山土和喷涌出来的岩石颗粒物,装入样本袋子里边。忙完后,王教授和这些人也就开车离开了。夜晚,更加的寂静。

回到研究所,王教授细致的看着出来的数据分析,又拿出之前的结果进行比较,这一比较,脸色变得有些凝重。燕山之前的地质构造是稳定的,岩石层也相对坚固。但是这次的数据研究却表明:其地质结构发生了一些变化,地心板块也在缓慢移动,而且岩层也不知道为何,比之前要脆弱许多,这才导致地底的岩浆冲出岩层涌了上来,这也是燕山事件发生的最主要原因。

想到其他地方也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王教授顿时意识到事态比想象当中的还要严峻,赶忙拿起笔在这份研究资料上写上”s+“。做完这些之后把研究资料重新装好,拿起桌上的电话打了起来,不一会便有人过来取走了。

经过崇山郡安全部门的审核,直接封存,纳入国家一级保密档案,同时开启紧急戒备,通报给上面的玄府。事态确实很严重,需要提前做好预防工作。

自然灾难的发生措不及防,波及的范围也不仅仅只是在中土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蔚蓝世界各国再次经历了更大的自然灾难和一些奇异事件,处于五国板块中间,深海区域的鱼群竞相跳跃,海底喷起万丈水花。又隔了一些时间,天上忽然下起了漫天的鱼,散落的到处都是。

刚开始人们还认为正常,毕竟前些年也经历过,觉得很快就会过去。但这阵子到底是个什么鬼,这么频繁,让人心里实在是有点发慌。这世界究竟怎么了,难不成末日真的要来临?

就在蔚蓝世界各国面临灾难,采取援救措施的时候,赵山河醒了。

轻轻睁开眼睛,昏暗的灯光下,三脚架上吊着几瓶液体,手臂也因为脱臼用夹板固定住了,上面还插着输液的针管。看到封住针管的胶带被扎成蝴蝶结的模样,赵山河哑然失笑,这小妮子。不过这次自己这也真是够惨的,还好活了下来。

后背还有些火辣辣,不过没有那么疼了,由于在病床上躺的时间太长了,少年微微翻个身,想要活动下。但身体还是有些麻木虚弱,只好仰起头,慢慢挪动身体,往枕头上靠了靠。做完这些,一抬头,忽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不知不觉流了出来,湿润了眼角。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父母就是父母,平常可能谈谈话,唠唠嗑不觉得有什么,但是真正当自己碰到困难和危险,需要照顾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现在已是深夜,怕吵醒和干扰到赵山河静养休息,他母亲就靠在病房窗口的桌子上,手臂蜷缩,枕着头部,身体微微倾斜,就那样睡着了。微微的鼾声响起,母亲睡得很是香甜。

母亲照顾自己估计好多天了,还要上班,实在是不容易。父亲大人肯定也来过,只不过家里有一些事情需要他去处理。想到这里,少年心里满满的感动,第一次近距离的注视着母亲。

母亲的脸色有些苍老,发髻当中也有几根银丝。岁月生活催人老啊,少年叹道。身体有些缺水,赵山河嘴巴发干,想要喝水,又不想吵醒母亲,稍微用点力移动,床就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声音把母亲给惊醒了。

“山河,你总算醒了,到医院看到你浑身是伤,都给我吓坏了,还好医生说你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只不过医生说你虽然伤口已经开始在愈合,但还需要好好静养几天,你没事就好。”母亲握着赵山河的手说道。

千言万语憋在心里,赵山河轻声细语说道:“妈,我口干的厉害,想要喝水。”

瓷缸递到嘴边,温热的液体流过五脏六腑,顿时舒服多了。

“妈,我是睡够了,你好好休息,深夜有些冷,你搭着被子睡会”。

“没事妈也睡醒了,这会不困”。母子两聊了一会,母亲也因为精神太累,靠在病房上眯着,没一会就睡着了。赵山河轻轻的把被子搭在母亲身上。

靠在病床上,赵山河安静的想着一些事:也不知道张小蟹怎么样了,有没有受伤,是不是安全到家了?还有就是这次的火山爆发,到底是正常的自然灾难还是有更重要的因素在里边?赵山河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透着古怪和蹊跷。

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幕幕,少年有些无奈,我是真的是不会武功啊,张小蟹你要相信我自己。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还是清楚的,纵然这阵子基础扎实了很多,但也毫无武学技巧可言,况且自己哪有那么大的力气,把山都给砸塌了,这下子可真是百口莫辩。

但他不知道的是,医生在给他治疗的过程中也是被惊到了。

他清楚的记得,在给赵山河伤口敷完药后,也就隔了三天左右。当他再次来给这个少年做检查,这才发现,这个少年的身体恢复能力很强。当时送进医院的时候,这个少年明明受伤不轻,到现在才短短几天的功夫,身上的小伤口就已经愈合了。更不可思议的是,后背那么深的伤口,血肉就开始重新长出,已经结成血痂了,估摸着再有两天时间就会脱落下来。

医生当时还以为是他家里人给他吃了什么大补药,也问过赵山河他母亲。但是他母亲只是说我儿子上天保佑,福大命大。看来这少年的体质确实和别人不一样,至少通过血液的检查,血气也比常人要旺盛浓郁。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明晃晃的,窗外微风吹动树叶,发出沙沙的轻响。赵山河此时还在深睡,也不知道又梦到什么,嘴巴偶尔吧唧吧唧两下,这是一个宁静、美好的早上。而与之截然想反的是外面的世界可不平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异界我最富之纵横在线阅读第9章

    -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寒夜料峭,姜茶和饭桌上认识的新朋友们一块儿出门,身旁走着刚刚认识的那位医生。医生叫蒋涵。据她说,她本科是数院的,后来参加了MCAT考试,考入Yale的医学院。她读完博后,考了当地的执业证,如今在纽约一家有名的私立医院妇产科工作。美国医生地位很高,医生、律师都是出了名的

  • 她走路有风在线阅读第7节

    迎面遇上关系一般的人时最为尴尬。若是熟悉的人,不正经地说声“哟!”或是一声不吭地蹭过去勾肩搭背就可以了。若是不认识的,大可直接无视,不会造成任何负担。然而,若是彼此之间认识但又确实不大熟悉,就好比以前班上的同学,那才是最为麻烦的。男的女的?要打招呼吗?怎么打招呼?对方的名字不大喊得出口,挥手又显得过

  • 逆风学院在线阅读第1节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屠戮岛掌门乌召松不幸陨落,原因不详。封魔台封印松动,众多妖魔逃窜,屠戮门代理掌门景无崖表示会全力追捕,将逃窜妖魔缉拿归案……”“下一则消息,海成西界人鱼族首领妙丹丹今日发布消息:宣布与玉山山断绝道侣关系,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且子女抚养权归属女方……”“据岭仙馆最新消息,玉山

  • 我在洪荒有块田第三章

    03scepeter4总部。「副长?室长已经失踪十天了,还不下达搜查指令吗?」「…………」脑中嗡嗡作痛,双手交叉抵住深皱的眉头,淡岛世理深深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走到这一步了吗,室长。身为青服的下属围住办公桌,激动地按住桌角。「能够悄无声息掳走室长的家伙,肯定很危险,这种家伙身边多呆一秒都有生命危险。」

  • 超能学霸[重生]之重伤(7)

    齐刚吞下那一粒药丸之后,顿时全身的灵力骤然增加,和刚才灵力是天壤之别。“哈哈,赵长风,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齐刚狰狞的笑着说道。“是吗”,赵长风的眼神中露出凝重之色,随后笑笑。陈木也是赶紧是用系统探查齐刚现在的实力,’姓名:齐刚性别:男年龄:49根骨:4悟性:4运气:4神魂力量:3力量:1900防御

  • 青青苹果在线阅读第八节

    我不知道,他就是我的憎恶之源。讨厌他的一切讨厌他这个人,讨厌他的思想行为,都不是人,都他妈的讨厌极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一切都令人厌恶。憎恨。我讨厌他。要都讨厌就有多讨厌。为什么世界上有这样妨碍我的人。仅仅是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就会遭到嘲讽,是我错了?我就不应该拥有笑容?呵。世界上的王八蛋。仅仅是从

  • 该死的青春第八章

    舒香浓额头只是在沈矜迟肩膀蜻蜓点水地放了一下,就缩回去,一面擦眼泪,一面不服输地补充一句:“不过就算要捆也应该我捆你!我是不会输的。”沈矜迟很莫名。“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舒香浓摇摇头,也解释不清为什么刚才那一瞬间会冒出这种奇怪的念头。大概因为沈矜迟强势的眼神,让她产生了错觉。想起了马戏团的驯兽员

  • 听风泠泠知风又起之赛红楼在线阅读第八节

    禾莞在沙发上如坐针毡,面上坦荡无畏,实际上心虚的很。全程她都没敢看苏温良一眼,一直在思考找一个什么样的理由离开才不算生硬。许是上天听到了她的祈求,派人来救她了,时以诺打来电话。禾莞那一瞬间就像是听到了希望之音,直接从沙发上弹起来,拿着手机往书房跑。路过苏温良身边时,还不忘给他留一句话,“我去接个电话

  • 科学种田第5章在线阅读

    男孩儿睁着自己湛蓝的大眼睛,握着利刃的手已经松了些许,他低下自己的头,有些呆愣的看着被塞到自己怀里的一大盘鸡腿,这些鸡腿油泽泽的,是在天堂里没有的。而塞给他鸡腿的女孩子温温柔柔的,也是天堂里没有的。男孩儿有些呆愣,放空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坐在他旁边的初一只觉得男孩子张着自己的嘴巴发呆的样子都是

  • 红楼之荣华春景第8章在线阅读

    【15】真路痴·林绾绾被爱德从卫生间拎出来拖进了另一间房。然后爱德这时候才发现,这个小姑娘个子好小,她的头才到他胸口。而且她睫毛长长的,黑色的大眼睛布灵布灵的,鼻子小小的,嘴巴也小小的,像极了商店橱窗里的洋娃娃。于是在从高架上帮她把行李箱拿下来的时候,顺便给了她一个摸头杀。林绾绾:???她抬头,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