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三翼奏起·夜之第五章(5)

2021/6/11 12:26:44 作者:幻翼月 来源:飞卢小说网
三翼奏起·夜
三翼奏起·夜
作者:幻翼月来源:飞卢小说网
四大家族之首、世界第一的伊氏集团三位公主千金:伊丽雪、伊丽菲、伊丽珞不辞而别,留下一张纸条,去外留学。因为她们三个被爱情的欺骗,伤的太深,于是把自己的心,紧紧地封住。五年里,她们不断努力,世上只有逸、霍、隐知道她们是世界顶级杀手、跆拳道黑带、万人之上的火爆个性组合‘三翼’等等。今日她们却突然回国,令父母激动不已,随之去了圣赫斯蒂学校上学,可有谁知道这才是一切的开始,就为了自己回国。入学后遇见四大家族的三个家族的王子少爷,因此,被锁着的心,再次打开,这又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

第五章

岳乐正在整理行李,他联系好了一份暑期的工作,明天一早去海南,为一本宣传册拍照片。这份工作是造型师林立介绍给他的,林立去年就找过他,但那时岳乐一心想拍电视剧拍电影,对做模特不感兴趣,只留下了林立的名片。

现在,岳乐已经得罪了张路军和付鹤鸣,想拍戏很困难了:圈子就这么大,只要张路军一句话,国内还就没人会为了他一个小透明去得罪张氏影视的老总。

岳乐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那有怎么样?他就不信,离开张路军和付鹤鸣,他岳乐会饿死。

敲门声响起,岳乐皱了皱眉,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

知道他这个住处的人只有关常,可关常昨天晚上才跟他说过,今天会动身去横店打工。关常跟他一样,暑期也不回家,区别在于,关常无家可回,自己走到哪里哪里就是家,岳乐是是有家不想回。

“嘿,你好!”付鹤鸣穿着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肩上搭着一条毛巾,结实健壮的肌肉上滑过汗滴,头发湿漉漉的,一双眼睛又黑又亮,嘴角挂着痞痞的笑,“能借你家的浴室冲个凉吗?我家的淋浴坏了。”

岳乐万万没想到这个渣会这么快的出现在这里,这个老套的理由一听就是借口,他会相信才怪。

岳乐故意上下打量着付鹤鸣,付鹤鸣自以为帅气的掀起背心的下摆,露出形状完美的腹肌,挑逗的看着岳乐,笑着说:“热死了。”

付鹤鸣在心里惊叹,岳乐简直太合他胃口了,从额头到眉骨到鼻尖再到下巴,完美的侧面线条,纤细而又有力度,薄薄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上挑的粗眉和略微下耷的眼角,让他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精妙的纤巧鼻子,为整张脸画龙点睛。

简直是造物主为他付鹤鸣专门造出来的这样一个人!

岳乐嘴角那丝看似嘲讽的笑容看的付鹤鸣心动不已,这个闷骚货!一定是在勾引他,一定是的!他心跳加快,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紧紧的盯着岳乐的脸,等他发出邀请。

岳乐看到付鹤鸣的喉结滑动,就知道这人在想什么龌龊的事情,他对付鹤鸣的身体反应太熟悉了。他在心中冷笑,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丝懒洋洋:“下了楼左拐有一个人工湖,那里可以洗澡。”

不等付鹤鸣反应过来,岳乐啪的一声把门关上。

付鹤鸣摸了摸鼻子,要不是他反应快,往后退的及时,他高挺的鼻子就被拍平了。

人是好的,性格却不好,不过,付鹤鸣觉得,美人还是有点性格的好。

他继续敲门,大有不进去洗澡不死心的决心。

岳乐原本看见付鹤鸣心里已经不平静了,现在再加上不断的敲门声,他心里更烦躁了,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玻璃杯砸到门上。

敲门声立刻就停了,门外甚至响起了坏坏的笑声,肆意而又张扬,像极了付鹤鸣这个人。

仅仅安静了不到一分钟,敲门声又响起来了,岳乐哼哼两声,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接着把手机扔回沙发上。

付鹤鸣觉得自己委屈极了,不就是借个地方洗澡吗?岳乐怎么这么小心眼,难道是他想错了?岳乐是个直男?可他那勾人的嘴角和眼神,付鹤鸣相信自己不会判断错误。岳乐一定是同类,甚至比他还要纯。

他不能被这点困难吓倒,这么迷人的帅哥,现在还单着,他简直不敢相信。调查结果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真不敢相信!表演学院的人都死的吗?这么帅的人居然没有男朋友!这不科学!

现在,他却多多少少能相通了,带刺的玫瑰虽然美,却不是人人都愿意被刺。

付鹤鸣皮糙肉厚,就算岳乐这朵玫瑰的刺是针尖,他也不怕;就算被扎的满手鲜血,他也要把这朵玫瑰给摘了!

五分钟后,“对不起,先生!”两个身穿制服的小警察礼貌的对付鹤鸣说,“我们接到举报,有人要入室抢劫,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卧槽,付鹤鸣不怒反笑,他到底经验丰富,转瞬间就想出了对策。他边敲门边对里面的岳乐说:“亲爱的,小两口吵架,不用惊动警察叔叔吧。”

两个小警察互相对视一眼,尴尬的问:“你们是夫妻?”

付鹤鸣简直要醉了,不好意思的说:“我们是夫夫!”

“滚你妈的夫夫!”岳乐在屋内大吼一声,对警察说,“我不认识他,我很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麻烦你们把他带走。”

“他叫岳乐,今年二十岁,身高184,体重65公斤,二十岁,O型血,表演学院二年级的学生,身份证号码……”

“闭嘴!”岳乐一下子把门拉开,冷着张脸看向付鹤鸣,一字一句的说:“滚!”

两个小警察完全呆了,这还真是小夫妻吵架,哦,不对,小夫夫吵架。他们到底该怎么办?把其中一个人带走还是留在这里看热闹?

他们上上下下的观察着岳乐,全须全尾,没有破皮,没有流血。再看散在门口的破玻璃碎片,嗯,确实是小夫夫吵架。

其中一个高一点的小警察严肃的问岳乐:“他有对你实施家庭暴力吗?如果有,请你出示证据。”

岳乐偏过头去,冷冷的说:“我不认识他。”

付鹤鸣赶紧闪身进门,揽过岳乐的肩膀,对警察叔叔说:“对不住了,让你们白跑一趟。”

个子矮一点的警察不放心的看着岳乐,问:“如果他对你实施暴力,请及时联系我们。”

“不会,不会,一定不会。警察同志请放心。”付鹤鸣连声点头,态度好的一塌糊涂。

岳乐奋力想甩开他,可惜力气上不如付鹤鸣,被付鹤鸣牢牢的揽住,低声安慰他道:“别闹,让外人看笑话。”

岳乐简直要疯了,等警察走了,冷声说:“还不放开我!”

付鹤鸣笑嘻嘻的松开岳乐,岳乐忍无可忍的闻了闻身上的臭汗味,刚才从付鹤鸣身上沾过来了。熟悉的味道让他有一秒钟的恍惚,似乎又回到了重生前,他赶紧甩开这个念头,不客气的指着浴室,说:“浴室在那里,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一室一厅的小套乱的很,付鹤鸣从卧室转到阳台,又从阳台转回客厅,看着客厅里的那个行李箱,问:“准备出门?”

岳乐抬脚把行李箱踢回卧室,恶狠狠的说:“你管的太宽了!”

付鹤鸣摸了摸鼻子,他怎么感觉这个人像是吃了□□,对他有种天然的敌对,他自问没有的罪过美人啊!他甩了甩毛巾,问岳乐:“要不要一起洗!”

“不要!”岳乐的语气堪比寒冰,付鹤鸣遗憾的看着他,乖乖的去洗澡了,他想,如果继续说下去,岳乐不一定会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岳乐坐在沙发上,心里同样很不平静,他已经下定决心这次好好的活,靠自己的能力闯出一片天空。他不想跟付鹤鸣扯上关系,不管是什么关系,他都不想。最好不要跟这个人见面,不要跟这个人有什么联系,更不要跟这个人纠缠不清。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还有付鹤鸣不着调的歌声,岳乐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咕噜噜的喝了下去。

付鹤鸣围着块浴巾就出来了,“有换洗的衣服吗?我忘记带了。”

岳乐忍不住的损他:“没关系,你就是光着出门,也没人会有兴趣看你一眼。”

付鹤鸣噗呲噗呲的笑了起来,大咧咧的坐在岳乐旁边,挤眉弄眼的说:“那你脸红什么?”

岳乐对这个没羞没耻的人一向没什么办法,他站起来,指着没关的门说:“你能回去了吗?”

付鹤鸣无辜的看着岳乐,说:“我没衣服穿怎么回去?”

他想的很美,这次借了岳乐的衣服穿,下次再来就有借口了:换衣服,岳乐不能不给他开门吧。

岳乐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运动服,说:“早就想扔了,拿去穿吧,不用还了。”

付鹤鸣:“……”

付鹤鸣的如意算盘落空了,但他并不气馁,当着岳乐的面解开浴巾,悠然的秀着身材,慢吞吞的穿着衣服,“我就住在你家对面,晚上一起吃个饭?以后都是邻居,还请你多多关照。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一次就够了哦,邻里间要和谐,你说对不对?大家都是男人,别太计较了。对了,我看你这间房子挺大的,要不要一起合租。”

“不要。”岳乐很干脆的拒绝了他,他在想,从海南回来后要重新找房子了,或者直接搬回宿舍去住?付鹤鸣总不能跟他去宿舍吧!

想甩掉这块狗皮膏药可真不容易,岳乐转头看了一眼,正好付鹤鸣也在看他,付鹤鸣咧着嘴,露出一口的大白牙,岳乐恶心的都要把隔夜饭吐出来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锦绣未央之余香(叱云南&红罗)在线阅读骨与蛊惑

    多日的潜伏、观察、挑选,阮黛寻求势在必得,一击必中。陀思、中也、森先生...芥川。只有这个少年,彷徨无依,故作骄傲。心上的裂缝幽深且冷,最适合花朵扎根立足。少年沉默。他望着怀里美丽的女孩子,说出那样野心勃勃的话,此时却像一株无害柔弱的菟丝子,攀附在他身上。一个缠绵纠葛的姿势。他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白皙

  • 斗转魂武第五章在线阅读

    陆家是在市区。坐车回来的路上,陆言新奇的看着外面的街景。白沐沐想到他昨天出一趟小区都这么开心,问司机:“司机师傅,请问这周围有动物园之类的吗?”纵使现在导航发达,专业司机不用借助任何软件,也对整个城市的道路、主要景点熟记于心。司机回答:“北城有三个动物园,两个野生动物园,一个普通动物园,不过都不在附

  • 动心则乱在线阅读第10章

    清陵云雾缭绕,仙鹤盘盘绕绕,长鸣冲破九霄。清陵神君于沧定九年七月朔日大败炀北魔尊于炎岭,毁妖塔,伤鬼魅,魔尊遁。天下遂暂太平。消息总比风云传得快,至于变味儿了多少,没有去关心,大家只对这普天同庆的事津津乐道。“朔日一战,五洲护国仙师以命相护,拖住魔尊!清陵神君持一把寒霜降,只三两下便将那魔头打回魔窟

  • [综]本丸养猫手记之第一章

    三月春雨微凉,晶透的雨滴顺着屋檐滚落,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屋内。九莺莺双目紧闭躺在锦绣床上,秀挺的细眉微蹙,纤长的睫毛在睡梦中不安的颤了颤。屋外乌云密布,天色昏沉,一道闪电横空劈下,伴随着轰鸣雷响,雨声骤大,九莺莺倏然睁开双目,美眸含泪,瞳孔震动。她盯着床顶层层叠叠的绯色幔帐,神情恍然,仿若还沉浸在噩

  • 快穿之娇妻有灵田在线阅读寻死

    “在那之前,我想跟你说句心里话。”元霄畏惧地凝视着剑刃。“我跟你之间有什么话可说?”师荼的视线在元霄身上扫描,这分明是在考虑剥皮的步骤。元霄吓得一抖,身上湿漉漉的,眼睛湿漉漉的,小脸儿艰难地端稳一国之君的尊严。就跟人不会在庄严的红毯上吐痰一个道理,她觉得,只要自己逼格端得够高,就应该得到尊重。然而她

  • 网游灵异:反面世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甘棠与程渊离开程府后去了括苍。周氏之乱已平息三年有余,括苍百姓的生活早已恢复正常。甘棠牵着程渊的手走在括苍市集中,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回到十几岁,在括苍问道大会上以头甲的成绩惊艳四座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还美好得不像话呢。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明白也意识不到,花开得盛了,便该败了。甘棠拉着程渊进了一家酒楼,

  • 镜面生第8章在线阅读

    大家开始边聊边吃起来,听得门外传来说话声:“咦,今晚家里怎么这么热闹,是来了哪位贵客吗?”“不是贵客,四姨太,是我们家少爷回家了。”听着说话声音由远到近,快到门口,声音一顿:“啊?是那位在日本留学的少爷,回来了?”“是的,四姨太,您赶紧进去吧,大家都等了您好一阵子了,总不见您回来,这才开的席。”“哦

  • 通灵唤士在线阅读第三节

    凌雪就职的公司所在的大楼,就位于上海电视台旁边。虽然并非上海电视台所有,但楼里大部分公司也或多或少和电视台有点工作上的关系,不是某个小频道编辑室,就是某个节目的新媒体平台,等等。因此她所在的贸易公司就仿佛异类一般存在于这幢楼里。那还是一个周五的晚上,凌雪照例加完班准备回家。她一般都会选择周五加班,这

  • 阴阳路之魔由心生第4章在线阅读

    他是掌控暗夜的撒旦,纯粹的黑,她是依偎在月光下的天使,纯粹的白,当魔鬼遇到天使,黑与白的较量,会擦出怎样的火花---------------by月光-----------------------------分割线----------------------------****A市绯撒赌场,位居世界四

  • 妖禁第一章在线阅读

    邪眼山脉中州三大险境之一,不同于往昔人迹罕至,此时却是一处人间地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山脉深处更是杀声阵阵,惨叫此起彼伏。一切只是为了虚无缥缈的古宝!天龙门近在咫尺,四千弟子更是倾巢而出,一路势如破竹,一举深入腹地。山十三,刚加入天龙门不到十天的外门弟子,幸运的是没有被练气期修士劈死,不幸的是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