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魔·神之咨询侦探(六)(6)

2021/6/11 14:59:57 作者:浅行诗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魔·神
魔·神
作者:浅行诗人来源:飞卢小说网
魔神少主沦落人族,交友人,修真气,练体魄,只愿为魔神复兴而战。“不管你是谁,我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敌人。”。定要横行人族,屠戮血魂,战修罗,破苍天。(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要查清楚这件事,其实一点也不难。虽然在那晚到场的大多数是一些名流,但是也有好几位“亚瑟·威尔斯”的同学接受了邀请,更何况这也并非是什么不可对人言的秘密,约翰·华生甚至根本就没有动身去问谁,他只是掏出了手机,登上了校园网络,在论坛上发了个相关的帖子,立马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回复了他。

“那晚是他十九岁的生日。”他放下了手机,相当轻松地回答道。

夏洛克默默地看着他。

“怎么?”华生有些疑惑,但他顺着夏洛克的视线看去后,很快地便反应了过来,他摆了摆手中的屏幕还未暗下去的手机,面上带上了些微不可查的得意道:“要学会利用身边的每一个工具!”

“更何况,我才刚刚来到曼彻斯顿,连负责此案的警官都还没有见过,你让我去哪找到知情人呢?”

他清了清嗓子道:“而很显然,能够一力开创出一个崭新的社团,那位‘亚瑟·威尔斯’必然会是这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而一般来说,不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公司,这样的人物,都会是所有人的中心,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

这是他能够想到的,最简单也是最快捷的方法!

华生没有说的是,在他帖子的回复里,不仅仅有“好心”地解答了他问题的热心人,还有更多的,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尖叫、询问他和那位“亚瑟”之间关系、试图将他拉入一些奇怪追随者组成的“小团体”的回答,甚至还有人留下了许多能够令他脸红心跳的露骨文字……这让他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老了,彻底读不懂那些年轻人的思维了。

“既然如此,那就说得通了。”夏洛克点了点头:“身为社团的一员,尊敬且仰慕着威尔斯,这一点,在得知玛丽·布伦达和他开始交往后,凶手便彻底地开始失控起来……”

“什么?玛丽的交往对象是那个威尔斯?”华生震惊脸。

“她是他的作品,是一件精心雕琢的礼物,为了亚瑟·威尔斯的生日庆贺。”夏洛克镇定道:“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他不愿给她留下伤痕,也不愿意换掉社团专属的箭支,为了礼物更加的完美,些许的风险在他看来并不算什么。”

“不过应该还有其他因素……”夏洛克略略思考了一会,他转过头来对着华生问道:“如果你所暗恋的某位女士有了新的男朋友,你会怎么做?”

“……祝福他们?”华生迟疑道。

“该死,我就不该问你这个问题!”夏洛克迅速地回应道,他来回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一定是她还做了什么,他的怒火太深沉也太炽热,他似乎毫不犹豫的,没有过多思考的,便认为玛丽根本就配不上威尔斯!”

当然不相配了!一个四十二,一个还刚刚度过他十九岁的生日!约翰·华生极不礼貌地翻了个白眼。

“不过这一点,等到警方那边对于玛丽过去的调查结果出来,我们就应该能够知晓了。”夏洛克一转身,风衣的衣摆扬起:“现在,我还有些疑惑未解答,让我们再去见见那位威尔斯!”

华生连忙跟上。

“银色弓箭”俱乐部的活动室里。

脚下是漆木的地板,上方是明亮的灯光,前方是一排排静立着的五色环靶,夏洛克和华生走进来的时候,叶远正拉开了手中的长弓,他身姿挺直,双腿平行而立,左手推住弓身,旋肘、沉肩、收指,目光是完全不同以往的冷锐,如同日光首次照入的深海。

现场的气氛安静而冷肃,最先发现进入者的,是站在叶远身侧的另一个高大的身影。他有一头卷曲的棕色短发,肩膀宽阔,身材是比之同龄人更为壮硕的魁梧,他的皮肤是阳光留下的深色,面部的轮廓英伟而深邃,额头宽广,鼻梁挺直,看过来的眼神中,是一种被打扰后的深切不悦。

叶远松开了手指,箭支离弦而出,正中靶心,十环!

箭羽在木靶上细微的颤抖,结束了又一次练习的叶远将手中的长弓和脱下的护指套随手递给了静候在一旁的男子。尽管他并没有说什么,但那原本正以目光警告夏洛克和华生的男子已经也收回了他的注视,默默地将使用完毕的弓箭安置。

“是福尔摩斯先生?”叶远转过身来,微笑着问候道:“抱歉,让你稍等了一会……这次还是为了那件案子?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

叶远的这幅壳子,“亚瑟·威尔斯”有着一副年轻而英俊的脸,他前额明净,双目明澈,灿烂的金色短发,柔顺地贴合他脸部的轮廓,斜分的刘海微微遮住了他的眉梢,他微笑起来的时候,能够让人联想到天空、联想到大海、联想到如晴空万里下的歌声一般能够让人感觉愉快的东西。

但更加珍贵的,却是他的气度,在面对他和福尔摩斯之时,依旧能够以社团俱乐部主人的身份从容招待……想必他早已见识过了夏洛克的癖好,却能够做到沉着而镇定,这是他见过的许多人都做不到的事。

这两者的结合,让他充满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魅力。

约翰似乎突然就明白了,为何在他的帖子下方,会有那么多的人如飞蛾扑火一般为之尖叫沉沦。

“你和玛丽·布伦达是恋人关系?”夏洛克直白而尖锐地开口询问道,华生撇过头去,不敢看对面二人的神情。

叶远愣了愣,但他很快便失笑般摇了摇头,道:“不。”

“那么就是她在纠缠你?”夏洛克上下打量了叶远一小会,又一次问询道。

还有这种操作?约翰·华生表示自己真是长了见识,但他感觉自己在叶远后方那男子陡然锐利起来的目光中,愈来愈尴尬起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是反派大佬的白月光[重生]在线阅读第一章

    帝者,出身往往一般……海州一中的云空,蓦地被一道如狂霸天龙的紫电撕开,随即惊雷炸响,而高三一班的角落那头,一位少年睁开眸子,眼含帝者渊色,却带一丝迷惘。“这是天道劫幻境?”“我许云用了五百年称帝,怎会被天道桎梏,挡我者死!”“……”少年眉头大皱,口中喃喃,引发不少同学的回头瞩目,眼神大同小异。这乡巴

  • 娱乐:从评委老师到巨星生死之间

    两人皆带绿色花纹的面具,身着标准的忍者马甲制服,没错了,是草隐暗部。一个看着身形较瘦,背部背着一把武士刀。另一个体型显得十分精壮,看手上那层老茧就知道是身经百战的老手。这些人是来对付我的吗?难道一直以来对我抱有野心的就是草隐村的高层吗?“叔叔你们是什么人啊?能不能让我回家啊?”此刻的小琉羽极尽所能的

  • 青霜阁第10章在线阅读

    夏夏下车后,走了没一会就到家了。刚打开门她就对着屋里喊“我回来了!”然而迎接她的是一片寂静,以及来自客厅沙发上母亲大人的白眼和吐槽“回来就回来,我看得到,喊什么!”“……”夏夏再次觉得自己在路边捡来的!“妈妈,你都不想你漂亮的,可爱的,善解人意的,等等,等等的宝贝女儿吗!”夏夏把东西一扔,跑到沙发上

  • 金牌投资人2第十章

    过了年,开了春,一眨眼,就到了贾珠游学出行的日子。提前好几天,府里面就开始告别了。府里贾母舍不得大孙子,但是更舍不得眼看着游学一场,能够给府里带来的好名声。游学,不单单是游玩,学习,更是这些富贵人家的子弟对于世事人情的锻炼。每有当世大儒带领弟子游学,总能为不少偏远地区百姓申怨,主持正义的事情发生。更

  • 我的美女师傅第四章在线阅读

    宁碎碎送秦洛回到家,宁碎碎在做饭。秦洛觉得有些晕晕沉沉,来到洗手间洗了把脸。蒙着一层水膜,秦洛在镜子前看了看自己新生的面孔。他的脸苍白如纸,就像大病初遇一般,但他眼神颇为邪魅,很沧桑,也很深邃。干瘦、黑眼圈很严重、病态,这是这张脸给秦洛的第一印象。往后背着的及肩长发,很乱,就像是一蓬蓬杂草胡乱堆着一

  • 我,作者,加入聊天群之楚千秋的算计

    “楚天雄,竟然如此,现在赶紧让我楚家的儿郎们做好准备!我楚家很久没有出手了,看来这些人都已经忘记了我楚家才是荒古世家!另外让人多调查一下拓拔家!记住再小的事情都要告诉我!”楚千秋对着楚天雄说道。没错,楚千秋如今已经知晓了天沧大陆将要发生的所有事情!包括气运之子的事迹!拓拔世家!北域同样极其古老的势力

  • 和男神在一起之后之酒友(6)

    果不其然,当和尚这一招是很奏效的,温庭筠听罢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当然了,此情此景也没有可问的内容了,难不成还要问人家的师父是谁,都教过你什么经卷不成。很显然,要问的话到此为止,咱说说别的吧。“张威?嗯---,好名字,威武俊朗,有气场有个性,这个名字好啊!我看你年龄不大,就称呼你贤弟如何?”贤弟这个称呼

  • 盗墓:机关大师在线阅读第6章

    翌日清晨。顾管家早早的就把车停在了顾府门外,送顾燕帧去烈火军校报道。刚抵达烈火军校,就看见前面操练场上围满了人群。听着人群当中的吵闹声,顾燕帧一眼就认出了吵闹的几个人影。谢襄,黄松,李文中。场中,李文中跟谢襄黄松已经吵的不可开交。至于事情的起因,就是李文中的车子把黄松的独轮车给撞了,然后还无理取闹说

  • 梦烟云之青花瓷第9章在线阅读

    王青看了一眼沉淀着古老气息的长安城,便迈步往前走了进去。他的目的是悦来客栈,是系统提示这鹤冲天就住在武侠小说里的连锁客栈悦来客栈里面,所以王青也不用怕找不到鹤冲天,他需要担心的是怎么样才能杀死鹤冲天而已。“掌柜的,还有房间没有?”迈进悦来客栈的大门,王青便朝柜台的掌柜问道。“有的有的,不知客官要住几

  • 女神转生录之幕后黑手

    此刻的韩光轩已经从刚开始的怒吼转变为了哀求,他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四肢如同被万蚁吞噬般的痛苦,此刻他只想早点结束这种痛苦,哪怕结束痛苦的方式是死亡,他也愿意。乌云看差不多了,于是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缓步来到韩光轩的身前,看着他的四肢如同注水一般的瘫软,心里没有丝毫的同情。他本就不是一个心善的人,更何况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