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吗第1章在线阅读

2021/6/11 19:53:56 作者:杏遥未晚 来源:晋江文学城
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吗
我能摸摸你的尾巴吗
作者:杏遥未晚来源:晋江文学城
顾闲影最大的烦恼是,她家小鲛人太害羞,每次亲一口就能被吓出鱼尾巴怎么办?古代玄幻日常向小甜文一本正经耍流氓女主×软萌治愈美人鱼男主将开的新坑求预收:《秋杀》作者专栏求收藏:杏遥未晚微博:@遥叔

第一章卖花姑娘

钟瑄侧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袖,宝蓝色的丝绸上晕开了一大团深色。而把酒洒在他身上的人,却随意地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钟贡士见谅!”,便哈哈大笑着走到别处与人寒暄去了。

钟瑄叹了一口气,有点后悔自己穿了这件压箱底的衣服出来。

这件衣裳是师娘四年前的秋天亲手给他缝制的,那时他刚刚考中了解元。师娘说等到他将来考上了状元,还要给他做一件更好的,让他穿着参加状元宴。

要是师娘还在,定想不到他会在今年的会试中又考中了会元,然后现在也真的参加了状元宴。

只可惜,这中状元的是别人,他只能穿着他最好的衣服来喝杯喜酒罢了。

这里是京城最大的酒楼玉燕楼的第三层,新科状元王奇正在这里大摆宴席,盛情款待他的同窗好友。一起参加殿试的学子们几乎都受到了邀请,百十来号人将整个宴会大厅挤得满满当当。

那坐在席间被一群学子团团围住的胖子是户部尚书陈谅。这位也是元丰十三年的状元郎,连他都亲自到场道贺,可见今年的新科状元王奇的人脉了得。

此时宴已过半,厅内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有人趁着酒劲喊了个卖花的女童上来,大家挤在一起击鼓传花,吟诗作对。场上之人个个才高八斗,做起诗来也是争先恐后。五言、七言,信手拈来,好诗一首接着一首。到精妙处,人人欢呼叫好,直把这酒楼的屋顶也要掀翻了去。

同在一个大厅,那边人声鼎沸、欢声雷动,钟瑄这边却是冷冷清清、死气沉沉。十人的桌上,竟然空荡荡的,独坐他一人。

也不怪人家不和他交际,满屋子的人都是过了殿试,最少也是同进士出身。唯有他,虽连中两元,却因没有参加殿试,还是个最尴尬的贡士。这份特别,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也算是历年科举中的头一份了。

穿着华丽的衣袍对着一桌子的残羹冷炙,场面越发显得可笑。钟瑄想,明天就要返乡,不如早点回去收拾行李去吧。

钟瑄将手边的一杯残酒一饮而尽,站起身来打算就此离场,这时却听得那边的人群突然爆发出一阵轰然的尖叫。

他抬起头来望了一望,见那刚刚还兴高采烈的人群已经瞬间变了个模样。

人人面上都带着惊惶恐惧,有的人推推搡搡地往那中间挤,有的人却豕突狼奔拼命往边上跑。偌大的宴会厅里,像是有人将一大碗热汤砸在地板上,中心已经混乱不堪,却还在不断往外扩散着恐慌的波浪。

慌乱中,有人喊:“快请大夫!快!”

又有人喊:“不中用了!这得报官!”

更多的人尖叫:“血!快把血堵住!”

钟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拨开挡在他面前的人群,奋力往那出事的地方靠过去。

只见那里桌椅一片狼藉,刚才还在席间高谈阔论的户部尚书陈谅正仰面倒在满是残羹和油污的地上。

此时的他如同一个失控的木偶,浑身不断抽搐着,大团大团的鲜血从他的眼睛、鼻子、耳朵、嘴巴里不断地涌出来,把他的身子连同身下的地面都染红了一大片。

而新科状元王奇就跪在那一滩粘腻的鲜红里,不顾满身满手的血污,一面努力地稳住陈谅的肩,一面声嘶力竭地喊着:“快找大夫,快去啊!”

状元风采被恐惧击得粉碎,他的声音里都带出了狼狈的哭音。

钟瑄知道王奇说得对,必须马上找到大夫。陈谅是朝廷二品官员,国之栋梁,若是今天真的在这里出了事,今天到场的所有人都脱不了干系。

钟瑄记得这附近不远处就有一间医馆。他生得人高马大,身手又矫健,一面躲闪着四处慌乱奔走的人,一面向着大门的方向挤去。没想到刚到门口,脚下一绊,竟是把一个人撞倒了。

他往前踉跄了几步,停下来回头一看,被他撞倒的是那个卖花的小姑娘。

小姑娘约摸四五岁的模样,头顶梳着两个小揪揪,小小一个趴在人潮涌动的地上,却还不忘紧紧护着手里的篮子——可惜篮子里的花早已被撞掉在地上,瞬间被人踩踏得不成样。

钟瑄心中一惊,赶在一只大脚踩在女童手上之前,一把将女童连人带篮子一起抱起来。他一手护着怀里的女童,一手拼命推挤开疯狂的人潮,一直把她抱到窗边人少的地方才放下来。

耳边人声嘈杂,钟瑄低头大声对女童问道:“你没事吧?可有摔着?”

那女童抬起脸来,沉默地摇摇头,一双大眼里却噙满泪水。

钟瑄看了看她的篮子,里面孤零零躺着两只七零八落的茶花,叹了口气。他从荷包里摸出块银角子,放在女童的篮子里,“别管那些花了!赶快回家!”

他护着女童挤开人群,想带她下楼,却被迎面而来的大量兵士堵在了门口。

原来早已有那腿脚更快的,通知了五城兵马司——就连大夫也一并叫来了。

五城兵马司的人果然高效,一边控制住慌乱的人群,避免更多的踩踏事故,一边又让大夫赶紧给陈谅治疗。

一时厅内的人们都安静下来,老老实实地自动聚成了一个圈,将陈凉和那白发的老大夫围在中央,看他仔细地检查着地上的陈谅。

说也奇怪,经过那大夫一番检视,陈谅竟然不抖了,那从七窍不断涌出的血好像也慢慢止住了。

副指挥使段鸿抹着头上的汗,上前问道:“曾神医,陈大人状况如何?这不流血了,是不是代表陈大人的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了?”

曾神医道:“当不得神医二字……不过陈大人并不是生急病。”

他指着陈谅的头一侧,对段鸿道:“大人请看,这里有微光闪烁,若老朽估计不错,陈大人是在这里被人刺入长针,才会四肢抽搐、七窍流血……”

段鸿满面惊惧,“神医的意思是陈大人是被人刺伤?”

曾神医摇摇头:“陈大人现在虽不再流血,却已经被伤了重穴和命脉,最多活不过明晚,实在应该算是谋杀才是!”

“是血影!”不知是谁在人群中喊了一句,立刻引起了巨大的骚乱。

“血影”是江湖中突然出现的一个神秘杀手的名字。本来江湖离朝堂很远,但是“血影”这个名字却因为上上个月的“宣城巡抚惨案”和上个月的“礼部侍郎惨案”而出现在众人面前。

据说宣城巡抚崔大人被人发现死在密闭的卧房内,而礼部侍郎关大人死在了自家的祭祖典礼上。两起重案都是查来查去,一点头绪也摸不到,却有一个共同点,犯罪现场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从来没有人见过“血影”的模样,只有关大人六岁的孙子说爷爷倒下的时候,他看见了一道红色的影子。“血影”之名由此而来。

段鸿脸色发青,他这副指挥使的位子才坐了半个月不到。前任就是因为查案不利,被降职走人的!

段鸿抱着一线希望,压低声音向崔神医问道:“神医也觉得是血影干的?”

曾神医道:“老朽上月恰巧也参与了关大人的案子,在关大人的头发里找到了长针——手法如出一辙。”

段鸿心中拔凉拔凉的,可是谁叫他倒霉碰上了呢?躺在地下的陈大人明天才要死,今天不能不救。“血影”杀人,查了也是白查,可也不能不查。

他当机立断,立刻让人将陈大人送往尚书府,曾神医随行看护。又派人连夜进宫,请太医院的御医速速前往尚书府会诊。

好不容易把陈大人送走,段鸿再转头看向满满一屋子的人,不禁汗如雨下。

新科状元不愧是王翰林家的长公子,财大气粗,办个状元宴玉燕楼包下了一整层,足足摆了二十桌。

现在陈大人在这里出了事,举眼望去涉案的人员,没有一百也有九十。这让他从哪里收押起啊?想了半天他干脆叫了文书过来,对在场人员一一就地询问。

在场的人互相佐证,很快找出事发之时离得最近的人,连同状元王奇共有七个,全部带走审问。

又找出附近可能与案件有联系的人共二十四个。这些人只登记下了姓名,明令这些人近期内不得离京。后期如有必要,直接提来过堂。其余人等就地解散。

钟瑄在事发之时离得最远,因此根本没有记他的名字,当场便放他走了。

月朗星稀。钟瑄从玉燕楼出来,独自穿过重重的街道,往落脚的客栈走去。

此时天色已晚,他住的客栈位置又很有些偏远,因此空荡荡的街道上只有他一个人。

他走得很快,远远地看见前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待走近一些,他立刻辨认出那是刚才玉燕楼里卖花的女童——手上挎着空空的篮子,一瘸一拐、步履蹒跚。

钟瑄心中涌起一阵自责,果然这孩子还是摔着了,刚才竟然忘记检视一下,就这样让这孩子走了。这孩子光看着背影都觉得心酸,也不知哪家的大人如此狠心,把这么小的孩子扔在那里卖花,天这么晚了,也没想着来个人接一下。

看那孩子的裙子后面,已经染上了一片片褐色的油污。钟瑄又忍不住担心,这孩子今天花没有卖成,衣服也弄脏了,也不知今天他给的那点银子,够不够人家买套新衣裳的?如果不够,她会不会再挨大人的打?

钟瑄摸摸自己的荷包,虽然剩下的银子不多——自己返乡的路上辛苦点就是了。

他紧走几步,打算追上那女童,再补偿她一点什么。谁知就这么刚刚低头摸荷包的一眨眼的功夫,等他抬起头来一看,女童竟然凭空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人去哪了?

钟瑄大惊失色,赶紧往前跑过去,却见刚刚女童所在之处,旁边有一条暗巷。那黑漆漆的巷子尽头,仿佛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依着那女童的脚力,断不可能这么快就到了巷子那头,更何况那脚步声分明还是成人的。

钟瑄登时急出一身冷汗。早就听说京城时常有“拍花子”出没,没想到今天竟然当着他的面就拍走了一个!一想到那女童水灵灵的大眼睛,他就一阵恐慌,莫不是因为这丫头的长相,早就被坏人盯上了!

钟瑄来不及再细想,立即拔腿往暗巷中追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之第八章

    “叶少待会儿走后门吧。鉴于这次人比较多,我叫台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来接你们,可以么?”叶寒小助理小罗过来,跟叶寒耳语道。叶寒嗯哼一声,朝程希和温若颜招招手,“走吧。”程希看看温若颜,满脸不情愿,:“真的要去啊?”温若颜犹豫中。叶寒:“或许可以找人帮你们代抄作业。”程希瞬间瞪大眼睛,“我觉得可!很可!”

  • [综]砂之英雄在线阅读咒之端倪

    不到一个小时,本就不大的酒馆已经被兄弟二人翻了个底朝天。巴特的私人房间,地窖里的酒桶,每张桌子椅子的底面,甚至每一面墙都被敲打了几遍,以确定是否有暗格。但仍然什么都没有。“喂,那个货架后面找过了吗?”“找过了,早就翻完了!你那里呢?”“别说了,连根毛都没有。”阿维莱斯擦擦头上的汗,甩了甩手:“怕是找

  •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之豆腐西施

    严世蕃好像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慈祥地拍了拍冬阳的手,随机转身离去,严风捡起剑跟在身后。严世蕃:“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严风:“回公子,就在两月之后。”严世蕃:“好,派人跟着冬儿,护她周全。另外严风,传我命令下去,从今天起,不准任何人用剑直着冬儿,包括我自己。”冬阳还站在屋内,世人皆说严世蕃风流无度,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