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魔法师会武术之第二章(2)

2021/6/11 20:13:11 作者:兔子火了 来源:纵横中文网
魔法师会武术
魔法师会武术
作者:兔子火了来源:纵横中文网
建立在上一个破碎文明的魔法世界,又将爆发出什么样的璀璨故事。

居然是在战火纷飞的年代!这是云择欢得到的最糟糕的消息。

好吧好吧,即时时下里人们都认为不会再有战火,可是看过世界历史的择欢清楚得知道一战不过刚过去几年,而一战的整整二十年后,二战的烟火将从波兰开始漫延。

唯一的装备就是个软软的婴儿,云择欢不得不感叹自己的“好运”。

这里是英国乡间的一家孤儿院,很破旧得房子,人情并不温暖。这样的年代,云择欢认可这种情形的存在。孤儿院里人们的不欢迎是正常现象,但只要自己还在付生活费,那么居留权的获得理所当然。没有家,紧紧依附着这里生存是暂时唯一的生存方法。

怎么养大刚生下来的宝宝?某人在风中凌乱了好久也没想出答案。

在现代的时候一直埋头读书,还没来得及有正式的工作,偶尔的实习经验似乎帮不上什么忙,何况又是在二十世纪初,在这个女权运动虽然已经产生偶尔有风风火火的行动、但却没有真正产生效应的年代,一个单身却带着孩子的女子找工作不是一件易事。

经过几日短暂的休息,云择欢惊喜地发现“自己”的体质优良,恢复神速令那位胖修女都惊呼不可思议;在沉默了几天适应全英文环境之后,择欢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着手安排往后的生活——宝宝毕竟是自己痛得半死好不容易生下来的,丢弃的事情想都不要想!

~~~~~~~~~~~~~~~~~~~~~~~~~~~~~~~~~~~~~~~~~~

只有两个月时间了,先用一个月融进生活吧。

于是,照顾宝宝小亚历的空余时间,某位“克劳迪夫人”向修女征求了意见,提供一些简单的劳力以换取少量的营养品,比如牛奶。

说道牛奶就不得不说起“第一次哺乳的心理障碍”。

“夫人,小亚历他似乎饿了。”当修女慢吞吞的话语传来,云择欢僵化了,然后一点一点变成灰散入了空气。生宝宝是一回事,喂宝宝又是一回事,特别当自家宝宝还是小男孩的时候。

尽管心里纠结,“克劳迪夫人”还是温和地、微笑着接过了小亚历,深吸一口气,带着微微悲壮的气势掀开了自己衣襟……

有一有二就有三,小亚历一天居然要吃五六餐,择欢不得不时时从厨房跑回室内照拂着。尽管不会煮英国菜,中餐的手艺确是不错的,一种土豆做出十几个花样只要有耐心并不是难事,而云择欢现在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夫人以前是贵族家的吧,平常人家……”,平常人家哪会连一个土豆都弄出那么多花样?更别说烤完香肠以后令人眼花缭乱的再加工了。类似的猜测有好的也有恶意的,择欢借着有时还需要“英翻中”的还未完全转化的破英语听力把这些一概“屏蔽”了。

“小亚历,今天也要乖乖的哦!”轻拍着宝宝的背,择欢走下楼梯准备继续给夜晚过得平淡苍白的孩子们讲故事,简单而温暖的小故事,顺便练习大脑的“英汉互译系统”。

————————我是更新的分割线————————

“今天我们继续昨天未讲完的故事……”脑袋里有那么多儿童故事还多亏了暑假那会儿照顾三叔家小外甥,本来准备了一大堆故事,不过那小男孩实在太调皮了,真正讲给他听的故事还不足记住的一成,反倒便宜了这边的小孩子们。

随着每晚的“炉边夜话”,云择欢的英语口语飞速增长,连附近一些地方的小孩子都知道,孤儿院来了一个说话像唱歌一样(中文有四声,英文只有两声,说话不免带了高低)、很会讲故事的克劳迪夫人。

“克劳迪夫人,世界上真的有那样的地方吗?”故事中离奇变换的情景让人着迷。

“是啊,克劳迪先生就去过呢,”云择欢轻轻摇着小亚历,微笑着回答,旁边的孤儿院帮工们有些耳朵竖得直直的,“他以前是个旅行家,到过世界各地,有古老而美丽的东方,有炎热却盛产金矿的南非,还去过有着广阔林海的北美内陆……”一脸回忆的表情。择欢不希望人们认为小亚历是个私生子,这个年代,私生子的名号并不好听。

“那,克劳迪先生他……”终于有人忍不住问出来了。

“哎……”忧伤却努力坚强的表情。择欢知道这个身体的原装母亲来到孤儿院门口的时候是一身黑衣,刚好可以做掩饰。只要稍微给一点暗示,喜好追寻内幕的人们自然会推演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夫人,请讲讲东方的故事,好吗?”失去父母的孩子通常是早熟的,尤其在察言观色方面,看到择欢的表情,一个女孩迅速转移了话题。

“好的,艾琳。”择欢露出“和蔼”的微笑——每天晚上对着镜子练习的成果,“先说印度吧,那里有一条美丽的河流,叫做恒河……”在现代近二十年的学习生涯可不是白过的,这些地方没去过也在图片上、电视上、书本上看到过。择欢慢慢讲着,心里挑选着简单而美丽的形容词。

哦,可怜的克劳迪夫人……

难怪会那么多样式的菜……

一定是先生旅行回来说的吧……

可怜的先生……

那么早就离开了只留下孤儿寡母……

……

猜测慢慢地合理化了,加上择欢对全球各地栩栩如生的美丽描述,克劳迪先生是个伟大却英年早逝的旅行家一事已经种在了人们心里。

夜深了,回到房间,择欢抱着小亚历倚在床头,简单的歌谣哼了一遍忽然停下来,“宝宝,有一件事情,我只会说着一次,以后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还用的是中文!完全欺负人家什么都不懂!“我不知道我们应该叫什么呢,毕竟孕育你十个月的原生妈妈在生你的时候离开了,虽然是我生下你的,可是……要认祖归宗可能有些麻烦……这个不能怪我哦,反正你现在跟我姓云……”

小亚历睁着黑漆漆的眼睛望着窗外,小手偶尔挥两下,丝毫不知道自己的生身母亲在诉说着关于自己身世的最大秘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春山不知秋水情之捣蛋(7)

    第七章:捣蛋胸部的衣服里面有纸张,我一把掏了出来,看起来像银票,不管了,没收,塞进自己的袖子里面。再在腰间摸到钱袋一个。打开看了一下,估计也有几十块碎银,不错。收获很大。“这些东西,我先借去了,下回再见了。”我挥了挥这些东西,一踏柳无极的肩膀,飞天去了。隐入一个房顶,就隐身回来看他们。周围来往的人看

  • Lv9999级的我大隐于市之114查号

    最近都没安心在店里装系统,都有点想老张了。早晨上班打完卡,看见老张在拖地,我过去拍了老张一下,说:“好久不见啊!”老张看看我,说:“这几天你不在,我还是比较习惯一个人。”我想了想说:“好吧,你一个人拖地吧。”“我曹,你敢不敢接我一掌!”老张又气又想笑。经理从外面进来,看到这个场面,笑着说:“老张你敢

  • 半仙重生考大学第九章在线阅读

    东方奕周身的气息瞬间冷到极致,俊朗冷硬的脸庞上镶刻的那双眼睛,如古井一般深不可测。秘书点头:是!我马上去通知下面的人处理!东方奕薄唇微勾,目如鹰隼:“立刻派老何,把苏嫣接回别墅!”“是!”秘书点头应下,临走时不忘小心的将门带上。走出门后,立马放松了紧绷的身体,双手忍不住拍了拍心口。暗自腹诽:东方奕,

  • 学霸的网红人生第一章在线阅读

    “闭嘴,从现在开始你没资格叫我轩!清脆的声音在寂静的胡同里回荡着.女生美丽的眼眸透着冷冰,长长的睫毛好看的向上卷起,斜斜的刘海挡住半边瓜子脸,却也挡不住她那白皙无暇的皮肤显得光彩照人!嘴角的那丝完美弧度,透着一股天下无敌的自信!再配上那双大大的圈圈耳环,无一不在张扬着她的高贵与霸气.“真的是误会,是

  • 尼古斯拉家族的二三事之她第一个抛弃就是你。”(7)

    第七章她第一个抛弃就是你。”他毫不犹豫地将郁瑾寒踹到了冷冰冰的地上,幽深的目光犹如无数把尖刀毫不犹豫地射向她,如果眼睛可以杀死人的话,他足可以将他杀死几百次了。“那我也要感谢你啊,如果你不是你的所作所为,阿蕊至于是现在这个样子吗?你说我有搞阴谋,但是这些阴谋也都是拜你所赐。郁瑾寒,你再仔细想想,你真

  • 今天也没活到片尾第1章在线阅读

    清晨,山高爽朗,云淡风清,阳光披洒在不算巍峨的小荡山上,山上密布的树林、花草尽情的享受着旭日的阳光带来的温暖,洋溢着勃勃的生机。一阵微风拂过,阵阵香气沁人心脾,梨花间嫩绿的小叶偷偷地钻了出来,白绿相衬显得格外美丽。“咔,咔……”,一阵阵伐木声由远及近的传来,树林中,一个单薄的身影,奋力的挥舞手中的斧

  • 倚天之青瑶在线阅读第三章

    郎然的嗓子被容颜的话给攥住了,张着嘴半天也没发出声音。砸门声也越来越急。“开门,快开门,再不开门,我们要破门了。”王花和郎传业的脸都变了色。他们都是农村人,别看在容颜这个小女人面前耍横耍的天不怕地不怕。可是一想到那穿着制服,提着警棍的人,他俩的气焰就全灭了。“他爸,这可咋办?”王花看了一眼容颜那满脸

  • 借火在线阅读第七章

    “美欣,你怎么这么想,萧毅……萧家并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蠢,看错了人!”我没有想到,美欣竟然这么恨萧毅,想要将对方赶出萧家。“明雪,萧毅这个人做戏做这么真,别说你,把周围的人骗得团团转,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五好丈夫,原来是个衣冠禽兽!明雪,你别单纯了好不好?哎,你怎么还为这个渣男败类辩解,说好话呢!

  • 海贼王之垂钓万界第二章在线阅读

    “今天,我不方便,萧先生只能收点预付款了。”梁晓晓说着就扑进萧励枫的怀抱,双臂缠绕上萧励枫的脖子压低他的身高,踮着脚尖把双chun贴上他的。萧励枫刚开始还能自持,女人投怀送抱他经历多了。可当梁晓晓的舌尖不轻不重地拭过他的嘴唇,他的心跳就猛然加快,手指不自觉地一哆嗦。全身热流往下腹部集中。尤其是软软的

  • 网游:我能召唤千军在线阅读第七节

    ”老杨,你说怎么办?”躺在床上的何琳问着一直沉默不语的杨讯。“厂里我们是没有名额的,上次也托人问过了。”“这个我知道,实在没办法,要不•••”杨讯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这个决定让他很纠结。“什么?”何琳问道“没什么,让我想想吧?”杨讯翻过身,背对着何琳,一个人寻思着•••“晓晓可以不上幼儿园,可是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