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灵异小说 > 正文

超时空契约网在线阅读第9节

2021/6/11 21:22:18 作者:无双神话 来源:飞卢小说网
超时空契约网
超时空契约网
作者:无双神话来源:飞卢小说网
叶辰:“欢迎来到超时空契约网,只要你能付得起签订契约的代价,那就达成一切心愿。”路飞:“我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英魂·哥尔D罗杰,出发!]游戏王世界,海马赖人:“我要契约一张必胜之卡,打败武藤游戏。”[装备魔法卡·誓约胜利之剑,已进入你的卡组]FATE世界·远坂凛:“我要赌上远坂家的一切,契约一个必胜的强者。”[一击男·琦玉,遵从契约而来。]宝莲灯前传,三圣母杨婵:“我愿意献上我的一切,救出我母亲。”叶辰:“嗯,想来想去,还是我亲自出马吧。”【超时空契约网: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刘胜天也有些难于置信,盯着自己的双掌,只是初次接触这门掌法,却宛如沉浸了十多年的老手般娴熟,不过随即就释然了。

五彩补天石不是凡物,连天破了都能补好,齐天大圣也是,从一块吸收了日月精华的补天神石中蹦出,神奇妙处岂是凡人可以想象。

如果连这点神奇的效果也没有,反而让人觉得奇怪了。

“刘兄弟,你瞒的在下好苦啊!”

慕容复一脸苦笑,开口道。他是完全被刘胜天给震住了,一连串的惊人表现,让他这个所谓的天才也自叹不如。

“慕容兄,并非在下有意隐瞒,只是我刚学不久,也没料到有如此威力!”

高大和尚听到这话,忍不住逆血上涌,又狂吐了一口鲜血。

心中想道,这他码的是赤裸裸的打脸啊,什么叫做刚学不久,如果再学久点,其他人还要不要活了!?

慕容复心里又是一惊,同时又感觉一阵不是滋味,再一次被深深的打击了,对方居然只是刚学就有如此威力,如果刘胜天学‘降龙十八掌’多年,心里或许还好受点。

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结果都是一样,年纪摆在那里,却仍然纠结达到这一高度的时间长短,不得不说,人这种生物有时候太不可理喻了。

高大和尚被搀扶下去休息,被刘胜天这一搅合,本来是正主的慕容复,反而被冷落一边。

“慕容公子,你要人证,和尚我的确给不出来,不过这里还有二桩血案。

伏牛派的掌门人柯百岁,前不久,惨死在拿手绝技‘天灵千裂’的袭击之下,此绝技连他的首徒都不曾学会。”

“还有河边洛氏三雄,绝技是飞锥,结果被飞锥杀害,这世上恐怕只有你姑苏慕容有此本事了!”方丈五叶说道。

然后转过身朝在旁侍候的小和尚道:“空明,去请郭师兄出来。”

“五叶方丈,这种无的放矢的推断,恕在下无法苟同,如果现在又有什么武林中人死在他们成名绝技之下,是不是又诬陷到我头上?你莫非以为我慕容复,是好欺的不成?”慕容复眉毛竖起,眼底露出一抹怒色,终于露出了凌厉的一面。

慕容复后面两句话,语气说的颇为严厉,整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肃杀的气息,显然已经是大为恼火。

他少年成名,这些年更是在江湖上闯出了若大名堂,‘南慕容’之名天下谁人不知,何曾受过这种冤枉和闲气。

如果不是为了在江湖上搏个好名声,竖立威望,将来好统领群雄,为光复‘燕国’的雄图霸业打下基础,他早就出手教训这群不知好歹的和尚了,那里还跟他们说这么多废话。

五叶正要回话,这时一个三十一二岁的男子掀开布帘走了进来,四方脸,颏下微须,圆睁双目。

来到慕容复跟前,咬着牙开口道:“慕容复,我师傅与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害他老人家!?”声音里透露出无比的痛苦和仇恨,显然对师傅十分敬重,对慕容复恨之入骨。

对于男子的无端指责,站于慕容复身后的包不同和风波恶自然是气愤填膺,在他们眼里,慕容复就是他们的天,雄才伟略更是无人能及。

以前无论走到那里,都被人敬重三分,可是今天,却遭受如此污蔑,这让他们如何能忍受。

“非也!非也!小子,饭可以乱吃,屁不可以乱放,我家公子是何许人也,凭你师傅那点微末的功夫,哪里配慕容公子亲自动手?”

“我都可以轻易的收拾你师傅,慕容公子武功高我十倍不止,你自己想想他会去费这个心么?”

包不同这辈子,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和人吵嘴。

不管对错,都不会认错,更不会道歉,即使明知自己错了,一张嘴也要死撑到底,更何况这次被人冤枉。

“你好生无礼,竟敢侮辱家师身后的名声!我跟你拼了!”

过彦之须发竖起,抽出缠绕在腰间的长鞭,就要和包不同一搏,此时五叶脚下一动,扭动身子,瞬间出现在过彦之前面,伸手将他拦住。

五叶与过彦之的师傅柯百岁颇有交情,自然不能看着他徒弟吃亏而不管,双方正闹的不可开交,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

“如此简单的事情,你们偏要弄的如此复杂,岂不是自找苦吃。”

众人顺着声音望去,说话之人不是刘胜天,又是何人,慕容复,五叶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可都是江湖成名已久的人物,现在却被一个少年出言嘲讽,这如何不令他们难堪,可是听刘胜天言下之意,似乎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方法。

“刘兄,不知你有何高见?”慕容复压下心中不快,开口问道。

“高见谈不上,只是有点粗浅的看法”,刘胜天脸上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直接开口道,然后转过身望了一眼五叶,然后说道:“在下请问方丈,这三件命案分别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分别是上个月的十七号,十八号,最后少林玄辈大师死于一星期前,”五叶眼底闪过了一抹疑惑,他想不明白这三件命案发生的时间跟慕容复是不是凶手有什么关联,完全就是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件事啊!

“刘施主,好像命案发生的时间跟慕容公子有没杀人没有任何关联吧?”五叶忍不住还是开口问道。

(PS:小弟初来贵宝地,只求来个收藏,来朵鲜花,来个十分好评,在此拜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暴君的男后成为黑手党吧!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是一条至理名言。我以前不懂钱的重要性,也没有太多概念。当人的时候是学生,平日里没什么可花钱的地方,除了买点红豆蛋挞。当绷带以后更用不着钱了,也没怎么看到过太宰治大手花钱——毕竟太宰治那人混日子得过且过,只有钱包从来没有鼓过。但此时此刻,看到伊路米先生的窘境,

  • 农夫的小兔郎在线阅读第十节

    她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今天虽然是小开市,但街上人还是挺多的,她将钱袋揣在怀里才觉得安心了些,这么多人呢,万一,钱丢了怎么办?丢钱事小,身无分文,万一有人打劫发现没钱,再来劫色就不好了。她边走,脑子里蹦出一串假如——“公子瞧瞧这些簪子,”卖首饰的小摊主见俊俏公子在摊位前驻足,上前招揽,“这可是如今最红火

  • 异术奇医在线阅读第四节

    大舅一下封顶,下家的黄四亮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了,他再次看了看手中的牌,不是想要再次确认手中牌面大小是否看错,而是感受着牌桌上那一堆票子即将属于自己的那种刺激与兴奋。黄四亮确认牌后,拿出二十张毫不犹豫的丢了进去,开口说道:“哎呀,看来哥儿几个都是好牌在手啊。”黄四亮说完话,见没人理他就干脆抽出一根香

  • 长门未央在线阅读体验生活

    *天色已经黑下来,吴良做好的饭菜让人热了又热,却还没有萧如影的消息。吴良等得心焦,怕别是阿如说了什么大不敬的话,把皇帝得罪了,又或是阿如真被当做逆党混进宫的奸细,被抓去严刑拷打……虽然知道凭男主的智商和气量,他会伤害萧如影的几率很小,可吴良还是忍不住往坏处想。吴良站在永安殿门口来回踱步,翘首以盼。抬

  • 咽喉之下无尽海在线阅读第七章

    只一会儿,天色就暗了,这暗得很奇怪。出了秦玖,街道上还有一些能人也都警惕起来了。桀桀怪笑声从天空中传来,那红色凶残的眼眸,嘴角勾出的愉悦笑意的弧度,都让人知道,这是来者不善了。秦玖的脸色不算好,也不算差。她最大的实力,从来就不是攻击力,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是美色了,可是她的美色不在这里,剩下的,要说

  • 斗鱼之极限王者古厄双剑与魔法大叔

    南州漫展中心,这是一个占地面积极大的室内广场。广场内,一片漆黑,一对男女的声音响起。“虎哥,这样不好啦。”“有什么不好?你们做这行的不就是这样吗?多少钱好商量。”“这……好吧。”听起来,女人好像答应了一桩什么交易。此时,广场内的灯被打开,暴露了里面的场景。只见一个女人正在给一个男人换着女装,而且还是

  • 大BOOS岳不群录初闻瞳术

    书房内“你恨我吗?”百里流溪直视百里易的眼睛犀利地问道。“我,我不知道。”百里易是真的很矛盾。屋子里一阵沉默。“爸,我看看你的腿吧。”百里易先打破了沉静。见百里易还愿意叫自己爸爸,百里流溪笑了笑,易楠说的真对,性子和童惜真像,百里易回想着那个女孩,善良、容易心软,但碰到原则性问题时,又展现出极为刚强

  • 麒麟一笑之第四章

    04大木茂。关东地区最具有威望的研究者——大木雪成的孙子,同时也是阿罗拉的宝可梦学校校长——成也·大木的侄孙。不管在哪里,只要提到大木这个姓氏,都会被询问然后投以羡慕或期待的各种目光的存在。如今,在这些目光注视下成长起来的他,也正式投入到宝可梦的研究中,以自己的爷爷为目标而努力着。本该是这样的。大木

  • 大唐:我爹夺舍了李渊在线阅读第六章:梦魇缠身,阻我成佛路

    “到底是谁!”李平一声暴喝,顿时瞪大了双眼,双眼此刻已是布满了血丝.一旁的老剑客也鼻息紧凑,显然是气的不轻.此时的老剑客已不单单是担心自己的声誉问题了,是真真的气从心头起,不知到底是何人接二连三的在他的眼皮底下杀害他的徒弟.书生冷静的查看着他们二人的尸体,金言的尸体明显与死他几名死者有异,金言并未被

  • 娱乐从向往生活开始在线阅读第九章

    因为叶文坚持要吃肯德基,叶墨熬不过他,给梁冰发了微信,约在学校附近的肯德基见。梁冰到的时候,叶文已经吃完在游乐场里和其他小朋友玩了。叶墨坐在离他不远的桌子旁看着他。“叶墨。”梁冰坐下。“你来了!”“洗了个澡,所以来晚了。”“没事,我也洗个了澡。”叶墨也不知道自己这话接的是不是有问题。“不知道你吃不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