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言小说 > 正文

绝世毒医邪王妃第三章在线阅读

2021/6/11 9:55:07 作者:笔未离手 来源:17K小说网
绝世毒医邪王妃
绝世毒医邪王妃
作者:笔未离手来源:17K小说网
世人皆笑她废物?殊不知他是重生而来的医学天才,左执银针右执魔琴,眸若寒潭古惑人心。欺她负她之人,让他们去地狱团聚;想阴她杀她之人,让她们自相残杀。得逆天神器,神兽自动认主,执手邪王共同号令天下!!苍苍大陆,看谁笑到最后。

洛惟见小姑娘一脸吃瘪的表情,微不可察地挑起一侧唇角,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冷姗吐舌,冲着男生的背影比了个鬼脸,然后踱步来到虎背兄身旁,豪迈爽朗地问:“兄弟,叫什么名字?”

老实待在厨房转悠的人闻声回头,一双小眼眯眯着,“叫我徐奇就行。”

“哦,奇哥好。”

洛惟进了卧房后久久没有出来,徐奇和冷姗并不熟悉,刚刚聊了两句后便各自在座位上无所事事的玩手机。

冷姗越想越觉着自己这一整晚都被人耍得团团转,就算屋里头的人好心将房子借给她几天作为急用,也抵不过她的熊熊吐槽之心。

她决定找个人倾诉一下。

“奇哥,”冷姗见这人老实巴交的确实憨厚,心中添了份好感,凑过去小声问,“你们洛哥,人怎么样啊?”

她满心期待着老实人能顺着她的话头开始真情实感的吐槽。

“洛哥?”徐奇念了遍洛惟的名字,毫不犹豫地高声回答,“洛哥人贼好!人品顶呱呱!”

冷姗:“......”

冷姗生无可恋的注视下,徐奇同样也皱着眉头看她,憋了一会儿没忍住,开口问:“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呢?”

逛超市时,他记得洛惟单独出去拿了条毛巾,再次回来的时侯,手里就多了张校园卡。

当时徐奇将圆滚滚的脑袋凑过去,看见照片上是一个女生,一双杏眼水汪汪的,眼角略微上扬,不加粉饰的脸蛋光滑水嫩,明媚可爱的过分。

“洛哥,这是哪个妹子啊?”徐奇忍不住好奇,又紧跟着赞叹,“好可爱。”

洛惟略微侧头,淡淡地轻瞥一眼凑过来的徐奇,手掌一合,将卡片放进大衣里,一脸平静。

......

\"我没记错啊,洛哥只是捡到了你的卡啊,\"徐奇越想越费解,小小的眼里满是困惑,再次将问题重复了一遍,“那你是怎么找过来的呢?”

冷姗实在不忍心看着老实人继续陷入自我怀疑的头脑风波中,好心打断他,“那个什么,奇哥,我可能要在这儿借宿一段时间。”

“你要在这儿住?”徐奇一愣,然后不可思议地惊叹一声,一双眯眯眼居然睁开了好大一条缝,“原来住在洛哥家的妹子就是你!”

此时卧室的门被拉开,洛惟推着一个登机箱站在门口,下颌微扬,神情很淡的看着不远处厨房里吵吵嚷嚷的两人。

暖黄的吊灯散落在女孩发顶,映着那张还带些婴儿肥的圆脸,一双杏眼宛如星光般亮晶晶的,眉眼上挑,抿嘴时右脸侧有一处很小的酒窝凹陷。

初秋天气渐凉,女孩却不知寒冷的露出一截白皙光洁的小腿,奶黄色的衬衫多添了一份青春的活力。

啧。

小姑娘朝着他摆摆手,照着徐奇的叫法跟着喊,笑眼弯弯的模样瞧着乖顺极了,丝毫不显做作,“洛哥。”

仿佛在电梯里龇牙咧嘴地吐槽他的人并不是她。

“嗯。”他简单应了一声,低头将箱子的拉杆提起,迈着长腿将行李箱推到门口,慢悠悠地从两人身边晃过去。

小姑娘闪着精光的圆眼毫不遮掩地在他身上流连,从她身边路过时,还脆生生地问了一句:“洛哥,吃零食不?”

洛惟停下脚步,转身打量正一脸讨好地看着他的冷姗,对于她的情绪大转变有些好奇。

哪怕知道他是房东后,小姑娘也没看出有多感激,吃瘪时愤愤不平的模样他都看在眼里。

无事献殷勤,定有所图。

“说吧,”双手抱臂,洛惟懒懒将后背靠在墙上,“你想干嘛。”

徐奇在冷姗将两大兜零食放在桌上后,一双小眼睛就没离开过袋子,听着两人絮絮叨叨磨蹭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冷姗妹妹,我有点饿,能吃一点吗?”

“啊,”冷姗闻言回头,见着虎背熊腰兄可怜巴巴地看着自己,心里觉着好笑,“我给你倒出来吧,想吃什么就自己拿。”

话毕便哗啦啦地将零食一股脑儿全摊在桌子上,还不忘转过头,故作大方冲洛惟喊,“洛哥,你也吃点。”

片刻后,洛惟眼神微变;他迈着笔直的长腿,不慌不忙地来到餐桌旁,然后从小山堆般的零食中抽出一个小盒子,拿在手里把玩了一圈后,丢在冷姗面前。

——再牛逼的前锋,也别想射进我这道门。

冷姗表情瞬间石化僵住。

现在好了,她成功由“妙龄女子深夜一人激情购买避/孕/套”的人设,进阶为“妙龄女子欲求不满,私藏闺蜜避/孕/套”的人设。

她听见有人又在她头顶,由鼻腔里极轻极快的哼出口气,嘲讽的意味不能更明显。

“那个不是给我戴的。”她清清嗓子解释,觉得有必要在新房东面前板正形象。

洛惟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她,满脸的嫌弃,“我知道。”

冷姗:“......”

我怎么感觉你知道的和我知道的不是一个知道呢。

看着洛惟嫌弃的眼神,冷姗有些挫败地开口,实话实说,“我想养狗。”

洛惟思量片刻,靠着墙壁点了下头,“可以。”

前一秒脸色难看的小姑娘瞬间多云转晴,圆眼噌一下变得锃亮,卷翘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她坐回凳子上,双手乖顺的放在双膝,满怀期待地确认,“真的可以吗?”

她决定搬出来住,有一半确实是因为舍友关系不和,另一半是因为她太想念自家狗子。自从上大学后,她只能放假时回去看上十天半个月,要是碰巧赶上拍摄工作,可能大半年都见不上一次心爱的狗子。

这次她擅自将狗子弄过来,领到房门前猛然想起这不是自己家,万一主人不同意养该怎么办。

“收拾干净。”男人移开视线,丢下一句转身就走。

“好嘞!”冷姗冲着人的背影心高彩烈地欢呼一声,抱起手就开始打电话。

“保安大叔,我等会儿就来拿狗!”

她急匆匆地披上外套大衣,将手机随意丢在衣兜里,火急火燎地跑到洛惟卧室门口,轻叩两声房门,提起音量,“洛哥!我下去拿狗了!你收拾完就先走吧,都快十点了!”

转念一下,这样把人丢下有些不大礼貌,于是她又添上一句,“谢谢你啊洛哥!哪天我请你吃饭!”

她等了半晌,几乎以为洛惟并不想搭理她时,隔着房门才淡淡响起一声。

“嗯。”

-

冷姗欢天喜地的飞奔去小区保安室拿狗。没得到房东首肯前,她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擅自做主将狗带进来,万一房东对狗毛过敏或者很排斥小动物,她该怎么办。

不好还好,看着冷冰冰的大马哈鱼,也算是有点人性。

远远地,不等她跑进保安室便听见一阵犬吠,不必想就是她宝贝儿子的欢呼声。

白炽灯略有些扎眼的灯光下,一只纯黑色的哈巴狗被一条粉红色的牵绳拴在门口,正冲着她的方向兴奋不已地甩着尾巴,嘴巴呼哧呼哧滴着口水。

“儿砸!”冷姗小跑过去,一把将狗子搂进怀里,被它舔的咯咯直笑。

保安大叔拖拉着拖鞋走过来,笑眯眯地冲她说,“我看你再不来啊,它都要哭了,一直搁这儿扒门叫唤呢。”

冷姗挠挠头,有些过意不去地从口袋里掏出两百块钱递过去,“它有多闹人我知道,今晚实在麻烦您了,我现在就把它带走。”

大叔连连摆手,挥挥手让她赶紧回家,时间已经很晚了。

冷姗鞠了一躬,把自家儿子带了出去,看着他兴奋不已地在她身边撒欢儿跑,突然想起来它做了一天的车被人从临城弄来也该憋坏了,决定趁着今晚无事就带他溜溜弯。

于是一人一狗在小区附近慢悠悠地溜达了一个多小时,等她再上电梯时,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快十一点半了。

她习惯性的一摸大衣兜,发现空落落的,什么都没有。

没有钥匙。

这就很尴尬了。

冷姗第一反应是给姜苒打电话,输入号码后的那一刻她突然想到,万一自家闺蜜正在关键时刻或临门一脚呢?她这一个电话敲过去,岂不是掐死一段姻缘。

可她现在浑身上下就两百块钱和一个手机,不说住宾馆钱不够,主要是她没有身份证,正规酒店都是实名制入住的。

算了算了,问一下房东吧。

于是她翻啊翻,终于在和母亲的通讯记录中,找到了洛惟的电话,再三犹豫后确认拨通。

“喂。”

依旧是冷漠疏离的语调,冷姗禁不住打了个寒噤,心中带丝怯意地小心试探,“洛哥。”

“嗯。”那边惜字如金地抠出一个字眼。

“你们那里到我这边,大概要多久啊。”冷姗蹲着撸狗毛,苦哈哈地问。

“有事就说。”那边似乎有些不耐烦,语调冷冰冰的。

“哦,也没什么,”冷姗听着他越发疏远冷淡的语气,心一点点往下沉,索性自暴自弃地开了话匣子,“就是我把我家狗子领到了之后就带他在外面转悠,转悠一个多小时之后吧我突然就发现......”

"......突然就发现我没带钥匙,进不去家门了。"

“知道了。”电话那头应付式地回了一句,然后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只剩“嘟嘟嘟”的忙音。

冷姗觉着自己有些矫情。

洛惟和她不过才几个小时的交情,她哪里来的自信让人大晚上的为自己特意跑一趟。

心情宛如一杯过期的碳酸饮料,突然就咕噜咕嘟地向外泛起点气泡。埋头蹲了一会儿,冷姗重新振作,深吸口气,抱了抱儿子,决定打车回学校凑活一晚上。

笑话就笑话吧,反正就一个晚上。

她刚来到小区门口,正准备伸手拦车,手机铃声却欢快的响起;冷姗抬眼一看,是最新拨通过的一串号码。

她赶忙接起。

“你在哪。”

“小区门口呢,我打算打车回学校睡一晚,”冷姗回答,手里不自觉的卷着衣角,“明天白天可能还要麻烦你跑一趟给我开门了。”

“对不起啊,又让你跑一趟。”

对面陷入沉默。

冷姗埋着头,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冷姗。”对面声音有一丝不耐。

“嗯?”

“我大概四十分钟到。”

“啊,”冷姗发出一个单音节,不自觉握紧了手机,掌心微微发潮。

“回去呆着”,”对面声音依旧平淡无波,语调甚至有点冷漠,“等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独孤天下)太师有毒第四章在线阅读

    “喂,陈阿姨?”电话是王腾所在学校的宿舍阿姨陈梅打过来的,王腾接了起来。陈梅是个热心肠,对王腾非常关心。“小腾,现在怎么样,工作顺利吗?”“阿姨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和你一样,都刚刚大学毕业,你们认识一下?”这什么情况?“阿姨啊,我才刚刚大学毕业啊,工作方面也不是太好。”“知道您是个热心人,但这样,不太

  • 英雄联盟之战魂觉醒阮娇娇,是你先招惹我的

    阮娇娇在厨房里晃荡了一圈便离开了。晚上六点,傅启染从书房里来到了餐桌上。一碗鸡汤和一小碗米饭在他面前用世界顶级的精密仪器检测着。阮娇娇站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变冷,汤上面漂浮的一点点的油水也凝结在一起,看上去让人一点食欲都没有。可傅启染像是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东西,面不改色的喝着鸡汤。

  • 三界微信幻影全能系统在线阅读第一节

    烈日当空,夏日的天气岂止是光用一个热字就可以形容的?窗外的知了玩命似的叫着,正午时分的骄阳活力四射的照耀着这座大学,且此时恰恰也是睡午觉的好时间...然而何阳却极度不情愿的从他的床上爬了起来,穿戴完毕后顺便又洗了一把脸,接着一脸无奈的从宿舍里慢慢悠悠的走了出去,其实他真的很想立刻转头回去继续睡他的午

  • 刀破虚空在线阅读第七节

    何杰还没走到星辉就老远看见了马杰他们在把车子上的满满的东西给运下来,不用想就知道马杰他们满载而归甚至比何杰带回来的物资更多,何杰想了想也觉得正常毕竟他们有五个人在搜,物资比自己多也正常!何杰与另一支小队汇合小队把搜集来的物资交给马杰,马杰让马蓉来把所有物资清点登记在册,马蓉在册子给何杰观看:粮食:大

  • 锦绣未央之余香(叱云南&红罗)在线阅读骨与蛊惑

    多日的潜伏、观察、挑选,阮黛寻求势在必得,一击必中。陀思、中也、森先生...芥川。只有这个少年,彷徨无依,故作骄傲。心上的裂缝幽深且冷,最适合花朵扎根立足。少年沉默。他望着怀里美丽的女孩子,说出那样野心勃勃的话,此时却像一株无害柔弱的菟丝子,攀附在他身上。一个缠绵纠葛的姿势。他慢慢抽出自己的手。白皙

  • 斗转魂武第五章在线阅读

    陆家是在市区。坐车回来的路上,陆言新奇的看着外面的街景。白沐沐想到他昨天出一趟小区都这么开心,问司机:“司机师傅,请问这周围有动物园之类的吗?”纵使现在导航发达,专业司机不用借助任何软件,也对整个城市的道路、主要景点熟记于心。司机回答:“北城有三个动物园,两个野生动物园,一个普通动物园,不过都不在附

  • 动心则乱在线阅读第10章

    清陵云雾缭绕,仙鹤盘盘绕绕,长鸣冲破九霄。清陵神君于沧定九年七月朔日大败炀北魔尊于炎岭,毁妖塔,伤鬼魅,魔尊遁。天下遂暂太平。消息总比风云传得快,至于变味儿了多少,没有去关心,大家只对这普天同庆的事津津乐道。“朔日一战,五洲护国仙师以命相护,拖住魔尊!清陵神君持一把寒霜降,只三两下便将那魔头打回魔窟

  • [综]本丸养猫手记之第一章

    三月春雨微凉,晶透的雨滴顺着屋檐滚落,淅淅沥沥的雨声传入屋内。九莺莺双目紧闭躺在锦绣床上,秀挺的细眉微蹙,纤长的睫毛在睡梦中不安的颤了颤。屋外乌云密布,天色昏沉,一道闪电横空劈下,伴随着轰鸣雷响,雨声骤大,九莺莺倏然睁开双目,美眸含泪,瞳孔震动。她盯着床顶层层叠叠的绯色幔帐,神情恍然,仿若还沉浸在噩

  • 快穿之娇妻有灵田在线阅读寻死

    “在那之前,我想跟你说句心里话。”元霄畏惧地凝视着剑刃。“我跟你之间有什么话可说?”师荼的视线在元霄身上扫描,这分明是在考虑剥皮的步骤。元霄吓得一抖,身上湿漉漉的,眼睛湿漉漉的,小脸儿艰难地端稳一国之君的尊严。就跟人不会在庄严的红毯上吐痰一个道理,她觉得,只要自己逼格端得够高,就应该得到尊重。然而她

  • 网游灵异:反面世界在线阅读第二章

    甘棠与程渊离开程府后去了括苍。周氏之乱已平息三年有余,括苍百姓的生活早已恢复正常。甘棠牵着程渊的手走在括苍市集中,恍惚间以为自己又回到十几岁,在括苍问道大会上以头甲的成绩惊艳四座的时候。那个时候的她,还美好得不像话呢。那个时候的她,还不明白也意识不到,花开得盛了,便该败了。甘棠拉着程渊进了一家酒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