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正文

有只僵尸暗恋你之第六章

2021/6/11 9:15:16 作者:孟嬟 来源:晋江文学城
有只僵尸暗恋你
有只僵尸暗恋你
作者:孟嬟来源:晋江文学城
阿姐说,以后我要找的夫君,若非惊才绝艳,玉树生姿,便是仙风道骨,萧萧肃肃,最不济,也该是个自成一派风流的清举少年郎。可是我爱你,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绝望啊。重要的事情说一遍,说一遍,说一遍:此文乃玻璃渣腌制的甜文,甜文,甜文~本文将于4月11日周三倒V,倒v章节从28-77,大家抓紧时间呀,看过的读者请勿重复购买哦。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往后也请继续支持~食用说明书:1.本文1V1,sc,别问作者怎么做到的(捂脸)2.真的是玻璃渣腌制的甜文3.脑洞产物,架得很空,勿考据隔壁系列坑:《不当娘娘那

白瑁皱眉想的时候,扈栎的笑容越扯越大。

嘭嘭嘭,满场充满了幸福女生的心跳声。

咚!一位过于激动的女孩晕了过去,撞上了座椅。

咚!第二位晕了过去。

咚!第三位晕了过去。

……

简可总算恢复了些许神智,趴在白瑁耳边咬耳朵:“每次扈栎一笑,都有人会晕倒呢,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呢。你看!”

白瑁顺着简可指的方向望去,果然是倒了不少,砸乱一排排的座位。白瑁扑哧一声笑了,毫无顾忌的大声道:“看来,这扈栎是个祸害呐。都说红颜祸水,男人也不例外啊!”

“胡说!谁说我们的扈栎是祸害!”旁边的女孩听见了,义愤填膺的反驳。

一群人都冲了上来,挥舞着拳头,显然已经被白瑁的话激怒了。

犯众怒了呢!

白瑁心里想着,偷偷的吐了吐舌,向众人陪笑:“我哪敢啊。呃……我是说,我们的扈学长是个美人,很美的美人,让人销魂的美人。”她说这话时,忙作出一脸的崇拜痴迷。

但是,我们的扈栎爱慕者们显然智商是很高的,完全不被白瑁违心的话语所打动,仍然一脸愤怒向白瑁逼近。

简可有点被吓着了,仍然维持着趴在白瑁耳边咬耳朵的姿势,看着众人那些熊熊的怒火,低声埋怨:“白瑁,你闯祸了。”

白瑁又一次的吐舌,笑嘻嘻的,拉起简可的手说:“那么,该怎么办呢?”

简可看着正在逼近的人,摇头,很诚实的回:“不知道。”

那群人已经离她们二人很近了,熊熊火焰没有一点点地熄灭的意思,反而愈来愈旺了。白瑁拉着简可一步步向后退,面前愤怒的人群一步步向前逼近。

后面已经是墙了,再无可退的地方了!

白瑁猛地拽着简可向前冲。

愤怒的人群们被她们突如其来的动作吓的一怔。

好!就要这么一个机会!白瑁心里想着,用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在人群中杀开了一条生路。

两人排除重重的障碍:人、椅子等一切物体,向前跑去。后面紧紧地跟着一团超级庞大的明亮火焰,跟随着二人穿过观众席。

篮球场上,那群球员们已经陆陆续续的回休息室了。

但是,观众席上的骚乱引起了尚逗留在场上的球员们的注意,都停下来看着。

“栎,你猜猜,那群人是怎么回事?”这个说话的人叫单宋风,是扈栎最好的搭档。此时,他正将右手搭上扈栎的肩膀皮皮的笑着。

扈栎没有回话,只是笑着看向正在领跑的二人。

观众席的看台距离篮球场有段不低的高度,用护栏围着。

白瑁和简可二人似乎已经慌不择路了,直冲着那圈没有路的护栏跑去。

除了护栏,周围都已经围上了愤怒的扈栎爱慕者。

“怎么办呢?”简可看看周围,又没路了。

白瑁气定神闲的瞥了眼众人,又低头看看篮球场,诡秘的冲简可一笑,说:“放心,我有办法了。”

“啊?什么办法?”

“喂,下面的学长们。”白瑁突然向还留在篮球场上看戏的球员们大喊。

单宋风笑看向她们,大声回:“有什么事吗?”

“帮我接着啊。”白瑁大叫。

“你要我们接什……”单宋风剩下的话语活生生地咽回去了,愣愣的看着面前正在发生的事情。

白瑁正将简可推上护栏。

简可显然也被白瑁吓着了,大声尖叫:“白瑁,你要做什么?”

“把你推下去呀。”很理所当然地回答。

手轻轻的往外一推,简可跌落下去。

“啊……”简可立刻尽职扮演起女高音的角色。

伴随着女高音的美妙声音,简可像风中的落叶般奔向大地母亲的怀抱。

一个身影电光火石般的飞奔过来。

简可已经离地面很近了,眼看就要砸上篮球场的地板。她不敢想象砸上地板是什么样的情况,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闭上眼当只鸵鸟。

“啊……”声音叫得更高、更尖锐。

那个蓝色的身影已经赶至,很完美的接住落下的身影。

全场一片羡慕的抽气声。

只除了——除了简可仍然在尖叫。

简可仍紧闭双眼,尖叫不住。直至耳边传来一声叹息声,尖锐的声音仍然没有要听的意思,叹息的人无奈的告诉简可:“你已经安全了。”

啊?

简可闭上嘴,睁开眼:他是谁?他不正是那个、那个……啊!头一歪,简可正式宣告成为今天第十四位晕过去的女孩!

幸福的晕过去了呢!

白瑁在上面咧开嘴笑着,暗想:待会儿一定要好好敲简可一顿,给她制造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又回头看看仍然在围成一圈的众人。

众人还在震惊羡艳中。

白瑁露出狡黠的笑容,右手撑住栏杆,身子腾跃而起,在众人的目光中,横越过护栏,人如大鹏般在空中飞跃,又轻盈盈的落地。

“好!”扈栎大声喝彩。

白瑁只是得意的一笑,立时拉住扈栎,大喝:“不想当篮筐接人就快跑。”

扈栎仍然抱着简可,听见白瑁这么一喊,邪邪的勾起一抹笑容,随着白瑁往出口跑。

观众席上有人娇声大叫:“呀,我也要跳。”

一语惊醒梦中人!

跳下去,就有可能会被梦中情人——扈栎抱住呢!

许多女孩双眼冒着心形泡泡笨手笨脚的爬上护栏。

单宋风这时才醒悟过来,忙招呼自己的队友:“快走。”

篮球场上的球员们也不含糊,光速撤离出口。

刹那间,篮球场上空无一人,只留了一只尚在跳跃的篮球。

“呀!晚了。”一个女孩爬在栏杆上,惋惜道。

唉……

整个体育馆都飘荡着闺怨般的叹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玄幻都市之最强游戏师之第八章

    “叶少待会儿走后门吧。鉴于这次人比较多,我叫台加长版劳斯莱斯幻影来接你们,可以么?”叶寒小助理小罗过来,跟叶寒耳语道。叶寒嗯哼一声,朝程希和温若颜招招手,“走吧。”程希看看温若颜,满脸不情愿,:“真的要去啊?”温若颜犹豫中。叶寒:“或许可以找人帮你们代抄作业。”程希瞬间瞪大眼睛,“我觉得可!很可!”

  • [综]砂之英雄在线阅读咒之端倪

    不到一个小时,本就不大的酒馆已经被兄弟二人翻了个底朝天。巴特的私人房间,地窖里的酒桶,每张桌子椅子的底面,甚至每一面墙都被敲打了几遍,以确定是否有暗格。但仍然什么都没有。“喂,那个货架后面找过了吗?”“找过了,早就翻完了!你那里呢?”“别说了,连根毛都没有。”阿维莱斯擦擦头上的汗,甩了甩手:“怕是找

  • [综]退休救世主的破产日常之豆腐西施

    严世蕃好像嫁女儿的老父亲一样慈祥地拍了拍冬阳的手,随机转身离去,严风捡起剑跟在身后。严世蕃:“算算日子也差不多了吧?”严风:“回公子,就在两月之后。”严世蕃:“好,派人跟着冬儿,护她周全。另外严风,传我命令下去,从今天起,不准任何人用剑直着冬儿,包括我自己。”冬阳还站在屋内,世人皆说严世蕃风流无度,

  • 我是大唐国运金龙第七章在线阅读

    殷长乐是在约莫巳时一刻被人叫醒的,奇怪的是今日来伺候她梳洗的却不是沁书,而是先前在一旁立着端水的小姑娘,名字似乎叫..沁桃。外面日头已大亮,殷长乐刚醒时还以为时间尚早,直到沁桃小心翼翼提醒已巳时了,她才慌慌张张地起来。昨日江廷远和她约的时间就是巳时在烟雨江畔见。这下好了,江廷远估计已经等在那了,她却

  • 漫威华强北之第五章 不速客至 廉贞剑归 下

    “怀钧,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自从怀上她起,你就一直在考虑。现在都足月了哦。”虞怀玉依在床边,无比温柔地看着那怀抱婴儿悠然踱步的颀长背影。被唤作“怀钧”的男子缓缓转过身来,夕阳余晖撒满了那张年轻俊朗的脸庞,阳光仿佛直接穿透了那对清澈的琥珀双瞳。他沉思半晌,轻轻坐回娇妻身旁,意味深长道:“要不等我回来

  • 时意之第二章------死亡(6)

    “十个尊者?”张镜皱起了眉头,“这怎么打!”“哈哈哈,放弃吧,臣服于东瀛帝国,我可以饶你不死!”东瀛人狂笑到,“别告诉我你们中有人能打出尊者的全力一击!”“事实上,还真可以”张镜说,“龙哥呢?它应该装填好龙息了吧,让它试试。”“劳资早就把它毒翻了”东瀛人狂笑着说。“那多日兄呢,让他抗伤害,其他人打柱

  • 都市魔皇之修为

    说着,杰克抬起了头。他望着头顶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如果那支雪茄没有湮没于烟灰缸中的话,或者,他还能夹在食中二指间,故作深沉。可是没有了烟雾缭绕,他的眼神都显得有些呆滞了。“如果猪都可以飞的话,那天空还是蓝色的吗?”四方脸的中年男子哑然失笑。面馆外的天空忽然又阴沉了一些。天空中一抹浮云掠过,不知

  • 柔弱可欺第六章在线阅读

    兰肯伯爵吓得跌坐在地上,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面前朝他露出尖牙的凶恶怪物,颤颤巍巍地开口道:“哦...大...大人,尊贵的大人!”听着兰肯伯爵结结巴巴的话语,负责来带走祭品的吸血鬼不耐发地啧了一声,“老家伙可真聒噪,就是他吧?”话音刚落吸血鬼就粗暴扯过埃尔维斯的手臂,把他拉至面前打量,用仿佛看着牲畜般

  • 将军谋之译宛情深在线阅读第四章

    老保罗在伯明翰的西北面有个朋友,欠他一些人情。因此老保罗和戴维以及安月需要先向北走上一段路程,然后再借了马车,再向考文垂进发。月色凄冷,安月有些瑟瑟发抖,戴维也因为秋风的寒冷因而发抖。戴维用力抱紧了安月,安月跟随在戴维的身后,她又一次因为极度紧张加上寒冷从而寒冷发颤……就在向前走之时,由于月色漆黑,

  • 别打脸了再打人都傻了之悲伤的过去

    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天都有许许多多的孩子可能成为孤儿。或许是亲人早逝,或许是被父母所遗弃,又或者被贩卖……在还是人类的时候,零余子便生活在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从她懂事起,父亲和母亲没有一天不是在争吵的。家里的钱并不多,父亲却是个非常好赌的人。平常的时候,一天基本只能吃得上一顿饭。有时候母亲外出采药回来